《他賜我滿身荊棘》完整版&(全文免費閱讀)


來源:   時間:2019-11-18 14:37:20


 

《他賜我滿身荊棘》小說全文免費在線閱讀【完結+番外】「無彈窗+修正版」

鳳凰網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14日消息,據路透社報道:

在【微】【信】右上角【+】添加朋友,選擇【公】【眾】【號】,輸入【員文屋】關注后回復260即可閱讀全文

今天小編和大家分享書中的精彩內容

此刻,顧卓完全收起了平日嬉皮笑臉的模樣,眉宇輕蹙著,異常的嚴肅。

封丞北手上的動作一頓,“你說什么?”

“病人一直都在高燒,你不知道嗎?”

他是封丞北的好友兼私人醫生,所以說話比較直接,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,又道:“而且,明顯是積勞成疾導致的,我還是第一次見到,有把自己身體糟蹋成這樣的人。”

聞言,封丞北的胸口驀地一堵,積勞成疾?葉暖怎么會積勞成疾?

“我媽咪過的很不好……”

小七月說過的話突然出現在他的腦海里,他的心口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下。

他一直以為是葉暖心機深沉,教孩子這么說的,沒想到,竟然是真的。

他還沒有從愣怔中回過神,手機就響了起來,是家里打過來的,封丞北失神了半晌,才接通——

“你現在還不允許我回家去嗎?”

一接通,就聽到孩童的嗓音傳來。

封丞北的聲音沉了沉:“我不會讓你回去的,你是我的兒子,住在封家是理所當然。”

“可我媽咪的身體一直不好,她從來都不會照顧自己。我不在了,她要怎么辦?”

聞言,男人的身子僵了僵。

如果是之前,小七月對他說這句話,他一定認為是在說謊,可現在,他卻反駁不出一句。

葉暖是孩子的母親,生養小七月五年的人,而他又是什么?

第一次,掛斷電話的時候,封丞北帶了幾分慌亂。

……

等到葉暖退燒醒來,已經是下午的事了。

她一睜眼,就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,這是……封丞北辦公室的休息室。

以前,不愿意回家看到她,封丞北大多就是宿在這里。

身子的不適還沒有完全下去,葉暖動了動,轉頭,就看到坐在不遠處的男人。

和早上相比,男人少了幾分怒氣,整個人顯得陰郁不少。

“積勞成疾?葉暖,你怎么會積勞成疾?”

男人的聲音突然響起,沙啞中,帶著一絲幾不可見的痛苦。

他的話問完,女人臉上現出幾分嘲弄:“怎么回事,和封先生有關系嗎?”

聽此,封丞北的拳頭握緊,“葉暖,我在和你好好說話,你別找不痛快。”

“我還能找什么不痛快?”

封丞北霍的起身,長指用力掐住女人的下巴,冷冷道:“葉暖,別忘了當年是你犯賤爬上我的床,犯賤當上封家少夫人的,現在跟我清高什么?”

聞言,葉暖臉色沒有變化,只是看著男人,緩緩道:“是我犯賤爬上你床的?封丞北,如果我告訴你,當年是葉和歡把我送上你床的,你怎么想?”

“你說什么?”

“我說,你嘴里那個真正的賤人其實是葉何歡,是她把我灌醉送上你床的!”

“你找死!”

封丞北掐著女人下巴的手瞬間收緊,不敢置信的看著她,吼道:“葉暖,分明就是你犯賤,你做的蠢事,現在竟然還想推到你姐姐頭上?!”

葉暖沒有說話,吃痛的眼眸一濕,就聽封丞北指責的語氣繼續道:“當年是你橫插一腳,才讓我不得不娶了你!你可知道,我十年前就答應要娶何歡,是你,是你占了她的位置!”

“十年前,你說十年前……”

“十年前何歡救過我,我就記住了她!葉暖,你這樣欺負自己的姐姐,你就不內疚嗎?!”封丞北一字一頓的說著,聲音里帶著幾許痛苦。

話落,葉暖震驚的望著他,久久沒有言語。

就在封丞北以為葉暖無話可說的時候,女人卻突然笑出了聲:“哈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她什么也沒說,只是看著他,笑得嘲弄且張揚,封丞北的眸光頓時一沉,他掐著女人下巴的手也收緊起來。

他很想質問葉暖在笑什么,可無端的,在女人嘲弄的視線下,沒來由的感覺到了一陣心慌。

這是怎么回事……

葉暖是真的很想笑,想嘲笑。

在【微】【信】右上角【+】添加朋友,選擇【公】【眾】【號】,輸入【員文屋】關注后回復260即可閱讀全文

  版權及免責聲明: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,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“環球光伏網”,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。凡轉載文章,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。

延伸閱讀

最新文章

天津市重污染天氣應急預案 天津市重污染天氣應急預案

精彩推薦

產業新聞

杭州青年汽車破產完畢老賴龐青年能否靠“水氫車”翻身? 杭州青年汽車破產完畢老賴龐青年能否靠“水氫車”翻身?

熱門推薦

开码结果查询开奖生肖